热点搜索: 人才引进 社会保险 创业 培训补贴 技能鉴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政务公开 > 媒体聚焦
妈妈要上班!
发布日期:2023-03-08  信息来源:央视网 

  最近,在社交媒体上,一篇关于“妈妈岗”的帖子火了。

  有网友发现,在今年广东省中山市的春招中,不少企业设置了一种专门面向妈妈的岗位:买社保,上班时间友好——上午8点到下午4点半,方便妈妈们接送孩子。

  这种岗位被亲切地称为“妈妈岗”。在评论区里,许多网友纷纷点赞,“建议全国推广,让全职妈妈有工作可做”。

  这篇帖子之所以能引发热烈讨论,是因为它触及到了当下女性群体的痛点——婚育女性的就业歧视。

  

  残酷的“工断女”难题

  女性在生育和养育中,承担更多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和男性相比,妈妈们经常面临“既要又要”的矛盾,尤其从怀孕到孩子上幼儿园前这段时间,是她们在职场上难以跨过的坎。

  这里头的原因很复杂。低龄儿童更亲妈妈只是表面原因,关键还是在于“男主外、女主内”传统分工固化难以打破。根据2018年国家统计局发布的《全国时间利用调查公报》,在家里,女性投入的时间是男性的两倍以上,现实中这种不平衡只会更严重。

  歧视是顺理成章的事儿。从企业的角度,当然希望每个人都发挥最大作用,不但能覆盖人力成本,还要尽可能创造价值。但是妈妈们在职场和家庭中陷入拉扯,除了漫长的产假、哺乳假,还有照料孩子分散的精力。

  既然不好用,那就尽量不雇。尽管很多规定都在“围堵”歧视,但在实际中既难落实,又难监督。因此,大量女性因为生育、带娃,主动或被动地停止了工作,由此还催生出了一个新的概念——“工断女”。

  2021年,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院的调查显示,与生育之前相比,一孩母亲就业率下降约6.6%,二孩母亲则要再降9.3%。

  待在家中不工作,对大多数女性不是一件美妙的事情。家务劳动很难量化,被认可,常常面临“整天闲在家干什么了”的诘问;经济上窘迫,“手心朝上”要钱的滋味不好受;人格上被矮化,自动降为家庭的附属角色……

  当然,对整个家庭来说,少一份收入,也意味着更大的经济压力;个体的问题聚沙成塔,更是加重了生育焦虑。

  

  “妈妈岗”,一种实用的权宜之计

  很多人都意识到这并不公平——生育是共同的问题,但大多数时候,是妈妈们被“绊住”。网络上激烈的争吵,更多像一种宣泄,但大家都知道,现实中解决这类问题牵涉复杂、一团乱麻。

  广东省中山市往前迈了一步。从2021年5月起,他们就设立了“妈妈岗”,至今,已经帮助1500多名女性找到了合适的工作。

  顾名思义,这是专门为“妈妈员工”设立的岗位,其工作内容与普通岗位一样,但工作时间更为灵活,不加班、可以随时请假,为的是方便妈妈们接送孩子、应对孩子的突发情况。

  中山市是制造业大市,就业岗位充足。两年前,中山市妇联在调研时发现:企业缺人、妈妈们缺工作。

  “妈妈们求职时,看到工作时间、工作强度,发现没办法兼顾孩子,就算了。”中山市妇联相关负责人参与了那次调研。

  但另一方面,企业经常阶段性用工紧张,甚至不得不四处“借人”。

  供需理不顺,是因为中间有些关节没打通,中山市妇联着手“架桥铺路”。

  游说企业并不简单。实行“妈妈岗”,企业要改变用工模式,新设考勤制度,用工成本也会增加。

  妇联的策略是先找个别合作意愿强的企业试点,“打磨出一套方法”,然后“以点带面”。主要从事音箱组装和研发的悦辰,是最早探索“妈妈岗”的企业之一。

悦辰的妈妈生产车间

  “我们设了一种‘全能工’,‘全能工’熟悉每个岗位的流程,‘妈妈岗’员工请假的话,这些‘全能工’就能顶上,保证生产线正常运作。”

  悦辰人事部门坦言,设立“妈妈岗”原本是出于社会责任的“让利”,却意外地提高了公司的经济效益。因为“妈妈岗”员工一般就近就业,人员流失率低,相对稳定,工作效率和产品合格率都比普通员工要高。

  “悦辰‘妈妈岗’模式顺利实施后,我们妇联邀请了很多企业去参观交流,慢慢地,越来越多的企业打消疑虑,愿意尝试了。”

  政府随后跟上的财政补贴更是极大地消除了企业的“后顾之忧”。2022年7月起,符合规定的企业可以获得400元/人/月的补贴,“这差不多可以覆盖掉企业多出的用工成本”。

  《关于大力推行“妈妈岗”就业新模式若干措施》截图 来源 : 中山市人民政府网站

  如今,中山市“妈妈岗”的摊子越铺越大,参与的企业和妈妈也越来越多。2022年7月至今,全市“妈妈岗”备案企业共124家,备案岗位近8000个。

  图片来源:妈妈岗微信小程序

  不只是一份工作

  这些各式各样的“妈妈岗”,为不甘心被“绊住”的女性,带来了改变生活的机会。最明显的,就是一份切实的经济收入。

  为了照顾两个孩子,35岁的梁女士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正式工作。她先在家做点小生意,后又到处做小时工,每小时赚18元。她总觉得不安心,“小时工收入不稳定,也没有社保”。

  在朋友的介绍下,她看到了悦辰“妈妈岗”的招聘启事,上午8点至12点、下午1点半至5点半上班,刚好方便接送孩子。于是,她报了名,通过面试后成为了一名组装工人。

  因为不加班、没有加班费,“妈妈岗”的薪资通常较低,梁女士每个月到手2000多元。“我的工资基本够孩子花,也算是帮家里减轻了些压力,比较好的是有社保。”

  妈妈生产车间

  除了赚钱,“妈妈岗”还让长期围着锅碗瓢盆打转的全职妈妈们,找到了更多生活的乐趣。

  家住中山市横栏镇的陈小静有一对7岁的双胞胎,在当电商主播之前,“我每天就在家围着小孩子转啊转,觉得生活越来越无趣,和社会也有点脱节,出门都怯生生的。”

  横栏镇是华南地区最大的花木交易市场,被称为“中国花木之乡”。去年7月,陈小静参加了妇联举办的培训班,学习电商运营,之后开始在电商平台上推销花木。

  “电商的工作地点和时间都比较灵活,我可以一边带孩子,一边拍视频、直播。我们群里有100多个同行业的朋友,大家经常交流生意,每天热热闹闹,就像回到了以前上学的时候。”在中山市,这样的“探花姐姐”,还有200多位。

  

  育儿不是妈妈一个人的事

  如今,通过社交媒体,“妈妈岗”正在被更多的人看见。许多人点赞、评论说,“希望‘妈妈岗’能尽快推广,让更多妈妈找到工作”。

  同时,也有网友犀利地指出,为什么只有“妈妈岗”,没有“爸爸岗”?

  妈妈们找工作不容易,正是因为她们被过重的育儿责任“绊住”了。而“妈妈岗”的存在,可能会加深社会对传统性别分工的认同,让“带孩子是妈妈的事儿”,再一次被强调。

  想要解救被“绊住”的妈妈,“妈妈岗”的“帮助”是远远不够的。因为育儿不是妈妈一个人的事,只有爸爸妈妈平等地承担育儿责任,消除性别歧视,妈妈才有可能摆脱“既要又要”的艰辛与纠结。

  此外,目前“妈妈岗”主要存在于劳动密集型产业,工资低,发展前景有限。有一定学识和专业技能的女性不甘于“妈妈岗”,而低学历、无基础的女性又可能面对高强度的劳动。

  诚然,“妈妈岗”难以从本质上改变职场上的性别歧视,是一个“治标不治本”的权宜之计。但是,进一步便有进一步的欢喜,“妈妈岗”是一个可贵的尝试,社会开始正视女性的两难处境,并打开了政府、企业和女性之间的“循环”,用实际行动改善这种困境。

  因此,我们不仅要看到“妈妈岗”,更要看到,消除职场性别歧视、推进性别平等,我们要做的、能做的还有很多。

  “我们妇联的初衷是解决妈妈们求职的现实需求,也注意到了各方反馈,会在后续工作中不断改进,更好地帮助到婚育女性。”

  “妈妈岗”,始于妈妈,不应止于妈妈。


打印 关闭